宣传国家关于民办教育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宣传民办教育的地位作用

首页最新资讯正文

四川省加大对戒毒人员失管脱管未成年子女的帮扶

haixia0021个月前3038

  他们说

  ●“我想当医生,帮助像我爸爸妈妈这样的人戒毒。”

  ●“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我不想再睡沙发了。”

  ●“爸爸没吸毒前,我们家很幸福的。”

  法治一线

  9月13日,凉山州昭觉县天气已经开始转凉。刚参加完开学摸底考试的巫子脸上红扑扑的,挨着记者坐下,聊起了她的故事。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笑靥如花的小女孩,父母都在戒毒所戒毒,一个月前她还差点因贫困而辍学……

  像巫子这样,因父母吸毒、戒毒导致失管脱管的孩子并非个案。近年来,四川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将目光投向戒毒所外,主动融入脱贫攻坚、融入社会治理体系、融入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承担起所内戒毒人员失管脱管未成年子女的帮扶工作,为孩子们撑起遮风避雨的“保护伞”,建一个温暖有爱的“家”。

  A

  艰难的生活

  父母被强制戒毒他们成为“事实孤儿”

  昭觉县平均海拔2170米,记者行走于竹核乡尼日村,入眼大部分是低洼的土坯房。这个村80%以上都是老人和小孩,而他们身后大多都是毒品犯罪后走上回归之路的家庭。巫子家就是其中之一。

  早年,巫子的父母在河南打工,将巫子和弟弟带在身边抚养,一家人的生活平淡温馨。但2016年不幸降临到这个家庭,妈妈拉洛带着3岁的儿子,工作忙疏忽了,孩子玩耍中抓住一根裸露的电线,电流瞬间将孩子击倒,经抢救无效死亡。

  带着巫子回到老家,丧子之痛和自责懊悔之情时刻折磨着拉洛和丈夫。同村的人告诉他们,“只要吸毒就能睡好觉,就不会伤心了。”自此夫妻二人深陷毒海,直到2019年3月双双被强制隔离戒毒。

  从那时起,巫子成为了“事实孤儿”,跟着外婆生活。外婆一共生育了4个子女,大儿子已经过世,两个女儿吸毒,小儿子瘫痪在家,近七旬的她要照顾6个未成年孩子。“除了种地、养鸡,我还帮着村里人翻土、拔草、装大棚,一天能有60元工钱,但现在年纪越来越大,大家都不愿再请我做工了。”外婆告诉记者。

  早早懂事的巫子,写作业、做农活、帮着外婆照顾弟弟妹妹,成为她每天的必修课。巫子在学校成绩很好,2020年面临升学上初中,一直是全班第一的她却犹豫了,学费和生活费从哪儿来,弟弟妹妹谁来照顾……

  了解情况后,“爱之家”禁毒防艾法律服务昭觉工作站的民警给巫子家送去了生活用品、学习用品等物资,并与县教育局积极沟通,尽最大可能对巫子进行帮扶,帮助其减免学杂费。

  中学开学前一天,民警来到巫子家,给她带来了妈妈拉洛在戒毒所内用劳动报酬换来的书包。抱着妈妈送的书包,巫子泪流满面:“我想上大学,然后当医生,这样我就能救治像我弟弟那样受伤的人,也能帮助像我爸爸妈妈这样的人戒毒。”

  B

  贴心的帮扶

  实施“警宝计划”孩子有了“警爸警妈”

  “爱之家”禁毒防艾法律服务工作站由省司法厅、省戒毒管理局建立。我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共建立了5个“爱之家”工作站,昭觉工作站就是其中之一。

  与拉洛同在一个大队戒毒的帕查,家里也接受着“爱之家”昭觉工作站的帮扶。

  帕查和丈夫在外出打工期间染上毒瘾,丈夫因吸毒过量死亡,帕查于2019年7月被强制隔离戒毒。3个辍学的孩子由76岁的外婆照顾。2019年冬天外婆搬东西时摔坏了腿,3个孩子寄住到了姨妈家。姨妈在昭觉县城靠卖凉粉维持生计,原本家中就有老人和小孩要照顾,房间不够用,几个孩子只能轮流睡沙发。

  “爱之家”昭觉工作站民警在一次远程视频见面时,了解到情况。“警察叔叔,我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我不想再睡沙发了。”这是帕查10岁的小儿子阿史看到民警时说的第一句话。“听到这句话,我心里真的很沉重。”民警蒋古都热说。

  工作站联合当地司法局一起找到教育局,帮帕查的3个孩子联系了就读学校,紧接着又到民政局为孩子们申请了特殊困难儿童补贴,一个孩子一个月能领500多元。2020年1月,孩子们开始领取补贴,姨妈拿着第一个月补贴在自家旁边租了个小房子,孩子们终于不用再睡沙发了。

  得到帮助的还有金阳县鲁则一家。

  鲁则的爸爸石一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鲁则兄弟姐妹4人回到村里跟爷爷奶奶生活。

  “爸爸没吸毒前,我们家很幸福的。我们生活在县城,每次放学回家,妈妈都会做好吃的饭菜,过年时还会给我买好看的衣服。”鲁则说。

  为了加强对鲁则这类孩子的心理疏导,“爱之家”金阳工作站联合四川省新华强制隔离戒毒所制定了“警宝计划”,从自愿报名的戒毒民警中选出鲁则的“警爸警妈”,与鲁则家签订家庭帮扶协议。暑假期间,“警爸警妈”还把鲁则接到绵阳参加夏令营活动,买衣服、看电影、逛公园、参观科技城……在“警爸警妈”的陪伴下,鲁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

  C

  更多的服务

  建管教台账 保障未成年子女不失控脱管

  像巫子、阿史、鲁则一样的孩子在凉山州还有不少。四川省戒毒管理局的统计显示,2017年至2020年6月,仅被四川司法行政戒毒系统收治的近3万名戒毒人员中,有婚姻史的约1.6万人,涉及已婚、非婚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5700人,其中0-7岁儿童约占四成,7-18岁未成年人占六成;已婚戒毒人员子女占比约85%,非婚戒毒人员子女占比约15%。因父母涉毒而失管脱管的未成年人数呈逐年递增趋势。

  省戒毒管理局教育矫治处处长郑芳介绍,戒毒人员群体具有一定社会危害,对他们未成年脱管子女的帮扶也还存在诸多困难,包括:社会关注度不够,部门联动缺乏制度保障;专业人员不足,工作覆盖面有限;无帮扶资金来源,帮扶缺乏可持续性等。“亲情的缺失容易让孩子产生自卑心理和暴力倾向,父母的消极影响和无人管教致使一些戒毒人员的未成年子女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

  四川司法行政戒毒系统承担起所内戒毒人员脱管失管未成年子女的帮扶,将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帮扶工作纳入教育矫治工作。

  一方面,在戒毒所内进行摸底调查和个别谈话,建立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名单和管教台账,将家庭困难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纳入帮扶名单。设立帮扶基金,制定帮扶计划,保障无人照管的未成年子女在戒毒人员强制隔离戒毒期内不失控脱管。“仅今年‘6·26’国际禁毒日活动期间,我们就联合爱心企业为贫困乡村、学校、学生,带去了22万元的爱心款物。”四川省新华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谢平说。

  记者了解到,2017年至2020年四川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共帮扶160余名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解决他们学习、生活等方面存在的问题。

  另一方面,在戒毒所外建立站点提供延伸服务,我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建立了32个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指导站和5个“爱之家”禁毒防艾法律服务工作站,2017年至2019年“两站”工作人员共帮助51名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获得特困帮扶资金、43人重返校园、35人接受疾病治疗。

  此外,为确保对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帮扶工作的有效性和长期性,四川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形成了所内所外相呼应的教育帮扶链条,开展了“警宝计划”,与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建立了长效帮扶机制。“下一步,我们将加强各部门联动,与地方政府实现政策支撑、信息互通、人员共管,参与制定一套多部门共同联动帮扶涉毒人员未成年子女的制度体系,建立公安、司法、民政、教育、卫生、扶贫、妇联、团委、关工委等多部门联席制度,做到更大范围的关注和帮扶。”省戒毒管理局局长安家爱说。

  (本文中未成年人名字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

  巫子的坚韧

  “妈妈,学校的校服很好看,食堂的饭很好吃……”巫子上初中后,通过视频探视系统,跟妈妈拉洛进行了视频聊天。即便生活中有很多困难,巫子仍然笑着劝妈妈要好好戒毒,别为家里操心。

  采访中,巫子的坚韧让记者印象深刻。和记者预想的孤独内向的性格不太一样,巫子就像一汪湖水,澄澈安静,却内含波涛般奋勇向前的力量。

  巫子的故事让我们警醒,脱贫攻坚、治毒治愚仍然还要继续。当昭觉县的朝阳冉冉升起,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普照在彝家新寨的白墙青瓦间;当那些孩子和老人脸上有了期待和笑容;当每个家庭都不再因贫贩毒,生活才有了奔头,人才有了希望。

  □记者 兰楠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

  https://www.sohu.com/a/418998785_114731?scm=1002.280027.0.PC_CHANNEL_FEED&spm=smpc.ch25.fd-news.52.1600323662855qn53H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