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国家关于民办教育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宣传民办教育的地位作用

首页最新资讯正文

鼓励高分考生复读根在扭曲的教育政绩观

haixia0024周前2266

  作者:杨三喜

  据媒体报道,来自贵州毕节织金育才学校的小陈2019年考入北大护理系,被高中母校奖励10万元,但入学半年后因为身体不好且不适应医学的环境,选择了退学。2020年,他在织金育才学校的劝说下选择回母校复读,今年高考他在高中校长建议下,还是填报了北大护理系。因早前学校承诺的10万元奖励迟迟未兑现,近日他求助媒体,直到媒体介入,小陈才收到学校的奖励。

  不管什么原因,失信于学生,不兑现当初的奖励承诺,以至闹得舆论热议,作为教育者,这所学校起码在诚信上失了分,给学生以及社会作出了一个不守信的恶劣榜样。

  最终信守承诺,支付给小陈奖金,这起纠纷算是结束了。但问题在于,这种以重金奖励的方式刺激考生复读,追求所谓的“清北率”,为了“清北率”甚至不顾学生的兴趣爱好,用感情绑架学生志愿选择的事情本就不该发生。

  报道中,小陈第二次参加高考,但高考排名不升反降,他本打算降低第一志愿的要求,但面对校长充满恳切的请求,只好再次填报北大护理系。最后虽然被北大录取,却放弃入学,选择第二次复读。对于小陈个人来说,第三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是蹉跎了青春岁月;于社会而言,这种选择则是对宝贵而稀缺的高等教育机会的浪费。

  从中获益的或许只有织金育才学校。校长恳求小陈,“去年这一年压力很大。因为我们去年是五个人上了清华北大,如果今年没有人考上的话,不知道外面的人会怎么说他”。小陈继续填报北大,帮校长保住了面子,学校也有了宣传噱头。学校一开始之所以不愿意兑现考上北大的奖金,是希望以奖金为要挟,让小陈继续在该校复读。试想,如果小陈继续在该校复读,明年又考上北大,那小陈一人就给这所学校贡献了3个北大录取名额。学校的政绩是有了,但这种成就能够反映学校办学教育质量吗?于人才培养来说,这种成就毫无意义可言。

  事实上,这种以高额奖金争抢优质生源,乃至诱导、鼓励高分考生复读,追求“清北率”的情况在各地并不鲜见,一些民办高中甚至跨省“购买”高分生源,将之作为快速提高学校名气的捷径。

  这种乱象的背后责任并不全在学校,其归根结底是扭曲的教育政绩观、教育质量观所致。政府部门以“清北率”“一本率”等评价考核学校、教师,社会公众用考上了多少北大清华作为评判学校的标准。这种评价标准之下,学校自然不得不把目标定在“清北率”上。反过来,北大清华也将录取了多少状元作为成绩,为此争得头破血流。要改变这种现象,关键在于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树立科学的教育发展观、人才成长观、选人用人观。

  前不久出台《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为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指明了方向。《总体方案》为坚决纠正片面追求升学率倾向提出“三不得一严禁”要求,非常具有针对性。《总体方案》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坚持正确政绩观,不得下达升学指标或以中高考升学率考核下一级党委和政府、教育部门、学校和教师,不得将升学率与学校工程项目、经费分配、评优评先等挂钩,不得通过任何形式以中高考成绩为标准奖励教师和学生,严禁公布、宣传、炒作中高考“状元”和升学率。

  落实这些要求,不仅需要全社会形成共识,来一场教育政绩观、教育质量观的理念变革,更需要完善落实机制,对教育生态问题突出、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依规依法问责追责。如此方能减少这类闹剧的发生,才能营造良好的教育生态,让教育真正关注全体学生,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杨三喜)

  https://www.sohu.com/a/427919511_162758?scm=1002.280027.0.PC_CHANNEL_FEED&spm=smpc.ch25.fd-news.48.1603949723043ZdwyK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