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国家关于民办教育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宣传民办教育的地位作用

首页最新资讯正文

声音经济崛起,泡沫还是机遇?

haixia0024个月前4277

导读:2021年,是声音经济持续发热的一年。刚开年,声音社交这一概念被Clubhouse火速点燃,全球掀起一波音频社交热潮,中国大陆市场各音频巨头也下沉市场,分别开发垂类软件,声音经济迎来二次增长,新兴声音业态萌发,衍生出声音职业人才缺口...在线音频市场一时间充满机遇与变数,2022年,声音经济将何处去?

1.png

荔枝播客宣传界面:“听见新世界”

1月份,音频平台荔枝推出垂直类播客内容平台,为用户提供海内外精品播客内容;10月份,TikTok也瞄准“声音经济”,允许品牌利用平台上的音频,创造“声音启动”环境与消费者互动。而不管是依靠埃隆马斯克带货火起来的Clubhouse,还是荔枝布局播客内容,亦或是TikTok的“声音启动”战略,它们瞄准的都是一种以声音为媒介的新联系。

纵观过去这一年,“声音”的重要性已经被凸显。声音用户数年持续增长、国内各音频巨头下沉市场分别开发垂类软件,数字出版也迎来春天,音频成为快节奏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陪伴者,声音经济迎来二次增长,而这些新兴声音业态的萌发,也衍生出声音职业人才缺口;与此同时,风口过后,Clubhouse运行并不顺畅;在一片繁荣但日益竞争激烈的音频赛道中,各大音频平台财报数据显示,营收与亏损并存似乎已经成为常态……在线音频市场一时间充满机遇与变数,2022年,声音经济将何处去?

声音用户数年持续增长 内容经济成为资本逐利点

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1年10月,声音人群规模达到7.28亿,其中,在线音乐、网络音频、网络K歌、有声听书月活用户分别为6.63亿、1.20亿、1.14亿、0.38亿,产业链已经相对完整,尤其是网络音频领域,日均用户时长和次数均位居首位,分别达到47.6分钟、8.4次,这也显示出,音频内容已经成为内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2021年Clubhouse带起来的音频社交风刮了起来,并且成功掀起了风浪。尽管经过一年观察,Clubhouse运行并不顺畅,但其走红背后的“社区”概念却值得深思。值得注意的是,大陆市场的互联网内容行业则在更早就已经挤进这一赛道。

时间回到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中国大陆市场“云经济”火速发展,互联网媒介之下,万物皆可“云”时代到来。同时“宅生活”催生宅经济,“云发布会”“云演唱会”“云春游”等现象喷涌而出。而作为互联网内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音频赛道也不负众望,在疫情期间向市场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疫情期间,传统的音频平台和音乐产品纷纷布局播客,进入优质声音内容赛道。相比较于传统情感电台、音乐电台,播客更讲求内容的精致甚至是高端。这也是播客被称为“文艺青年们的小众乌托邦”的原因之一。据不完全统计,大陆市场仅2020年就有超5家头部企业进入播客赛道。

播客这一沉寂了十几年的社交形式在互联网内卷激烈的当下再次成为了互联网巨头们争相尝试的突破口,2月喜马拉雅上线播客频道;6月字节跳动上线番茄畅听;9月快手推出“皮艇”;11月网易云开通“播客云圈”,12月QQ音乐独立播客板块……

2.png

QQ音乐播客激励计划宣传界面

根据播客搜索引擎ListenNotes的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底,中国大陆播客的数量为16448个。

新兴声音业态萌发 声音经济迎来二次增长

此外,声音也助力长文本转化,数字出版迎来春天。

《2019-2020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也从侧面印证了优质内容对音频行业的助力,报告预测:有声读物、播客等有声内容已成为全球出版传媒业的重要增长点,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报告指出,2019年以来,全球出版传媒业继续保持融合发展态势。欧美大型出版商持续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有声内容已成为全球出版传媒业的共同增量,海外媒体也积极开展商业模式和技术应用的创新探索。

被改变的不仅仅是出版行业,甚至还有广播剧、亲子儿童、喜剧相声行业等等,有声书、音频直播等基础设施正在构筑起一个巨大的内容新生态,让人与内容的连接越发简单易得。

数字化浪潮加速了各行各业的融合发展。无论是喜马拉雅、蜻蜓、荔枝等音频平台,还是网易云、QQ音乐等音乐平台,都在不断开拓声音产业版图。声音消费的再度兴起,可以看作是对国内媒体长期以来“视觉霸权”的一种挑战。

此前视频早已成为互联网下的主要表现形式,但从根本上讲,以听觉为媒介的音频与人的需求也一样吻合,只是适用的场景有所不同。而与视频相比,音频的使用场景无疑更丰富,在通勤、驾驶、玩乐、睡前场景中,声音解放双手和眼睛的优势是视频无法做到的,音频的陪伴者角色让用户可以在通勤、健身、做家务等活动的同时进行内容的输入,这也完美契合了现代年轻人对于效率的追求。

同时,2020年以来,有着“陪伴感”的音频直播更是因为宅家经济的爆发而受益。主播们在节目中叙述经历,分享观点,而受众们则在倾听的过程中获取灵感,自我思考。可以说,音频直播的优势就在于通过声音主播与受众之间建立起了情感链接。

3.png

而在这看起来一片繁荣的声音经济赛道中,阴影也同样存在。近些年,无论是喜马拉雅还是荔枝FM财报数据都显示,高速发展的“耳朵经济”,支出也同样不菲。喜马拉雅2021年5月公开的招股书提到其从2018年到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14.8亿元、26.8亿元和40.5亿元,但净亏损则分别为7.737亿元、7.733亿元、6.051亿元;而荔枝FM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则显示,该季度净营收为5.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9%,但净亏损为2900万元人民币,同比扩大31.8%,营收与亏损并存似乎已经成为在线音频平台常态。

凤凰网广东观察发现,随着音频赛道蛋糕的不断做大,诸如音频播客,有声书、广播剧、儿童读物有声录制,音频直播等等新兴声音业态的萌发,也衍生出声音职业人才缺口。近些年来,为了构筑自身平台护城河,以喜马拉雅为首的在线音频平台以及中文在线、阅文集团等内容平台也通过推出主播培养计划、大力度引进有声人才、与配音工作室及声音职业培训机构合作等多种方式打响有声人才的“争夺战”。

而在有声人才需求市场发展之下,也开始有市场目光转向声音培训行业。这其实也是有迹可循,一方面声音经济火速发展催生了一系列声音新职业人才需求,相比传统广播电视主持的高要求,这些入行门槛相对较低一些的声音新职业给原本是自由职业,亦或是身在职场却心向所想的人们提供了一些方向和可能;另一方面,智媒时代每一个个体都能成为信息传播分享甚至创作中心,好声音作为音频时代的“通行证”,衍生出相应需求也是正常。

声音经济再度火爆,是泡沫还是机遇?哪怕是成功捕捉过社交爆款产品的投资人都无法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知道答案。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在智能传播和智媒时代,随着通讯技术革新,媒介环境变化,网络传播形态也会相应做出变化,这变化不是替代,而是融合共存,技术革新重要,但是只有技术+内容,技术+服务才有出路。

而根据目前市场真实情况以及投资市场反馈来看,头部亏损,但巨头仍在入场,这说明行业正在走入十字路口,行业玩家还在探索新的商业化道路,等待盈利,在巨头眼中,在线音频依然有潜力与战略价值。而在音频赛道的蛋糕继续做大,巨头持续入局的未来,应该不会仅仅局限于现有的几个超级应用,未来音频行业搭载智能硬件,还将会有更多“场景”被开拓出来,商业空间也会更加丰富。

在早前的一次采访中,更有资深声音从业者直接表示:语音社交会是未来10年的第一个大风口。声音经济2022如何发展,且留给市场和用户来回答……